2014年4月7日

上巴陵下福山,巴福古道走騎繞一回(前傳)

這是一條期待多年的夢幻路線。

巴福越嶺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夢幻道路,常常可以看到車友精彩的遊記在網路上出現,不過,總是被得接駁的麻煩,以及因位於台灣霧林區而經常濕滑危機重重的路況而猶豫,無法真的起身去探索。一直到最近多次均以串起部落來規劃單車路線,對於路線安排有了不同概念後,突然領悟出一個自認是絕佳造訪這條古徑的好規劃。那就是來一次以兩日的時間,騎訪由巴福古道串起的兩地泰雅部落,除了可以一償走走古道的心願,並可以同時體驗到泰雅族人在雪山山脈深處幽居的生活,讓走訪這古道多了些人文的溫暖,沖淡為了越嶺而越嶺的突兀與焦慮。




這樣的概念起源於想多了解泰雅族群的移動路徑。
我們北部若以淡水河流域來看,在大漢溪上游以及新店溪主要支流南勢溪上游,均為泰雅族主要聚居地,大漢溪上游以行政區來看就是桃園縣復鄉鄉,而南勢溪就在新北市烏來區。

這兩地區的泰雅族關係非常密切,可以說是系出同源。而這兩區上緣的福山部落與上巴陵之間,就是極為著名的巴福越嶺古道;這古道早期是獵徑,後來成為兩地泰雅族來往、通婚的路徑,而後更被日本人開拓為較寬的警備道,設有多處駐在所。巴福古道兩端相距甚遠,而且古道長達17KM,因此若是要一睹它的丰采,通常得透過兩地接駁方能順利完成(註)。

由於往上巴陵會走北橫,而北橫沿途盡是泰雅部落,而且部落距離公路主線不會太遠,因此,透過多一天的安排,在往上巴陵途中選擇幾個重點部落造訪,等第二天越嶺烏來福山後,也造訪那帶的部落,似乎是一種絕佳的安排,這樣兩日的行程絕對會收穫滿滿才對!

路線過畫圖,右側是利用往上巴陵途中,造訪北橫沿途的泰雅部落的示意圖(點圖可放大)



概念有了,很快地將路線計畫出來,Toby非常支持。但考慮到畢竟巴福古道越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此,這回她沒有同行,而是約了曾經造訪巴福的好友阿標,一起踏上這條期待已久的夢幻路線。

這次路線極為單純(參考上圖),第一天由台北出發後,進入北橫後先到小烏來-義興部落,然後造訪比亞外部落以及高義蘭部落(途中若是時間夠,也有考慮下切到大漢溪畔的下蘇樂部落),離開北橫到上巴陵後轉往卡拉部落,晚上住在上巴陵,目標是找距離巴福古道最近的旅館或民宿。

第二天清晨由拉拉山遊樂區入園,接上巴福古道,越嶺到烏來後,沿福山部落、信賢部落、烏來、忠治部落走新烏公路回到台北,完成一個深度賞遊泰雅族風貌的環形越嶺路線。

一切規劃妥當,在經過約好臨時因天氣不佳而取消的挫折後,找到一次天氣恰好放晴的日子,我們終於在2014.01.10出發了.......

註:

巴福古道位於插天山自然保留區,須經申請許可才能進入,可上網至林務局自然保留區暨自然保護區進入申請系統申請進入。



由於北橫我們都不陌生,因此和阿標相約清晨在北橫三民便利商店會合,
不過在三峽台3線上就看到阿標飄著閃閃尾燈,2.1的巧克力胎顆粒摩擦路面的涮涮聲迴盪於冬日清晨六點黑暗中。

和阿標提前會合後,在三峽吃了豐盛的早餐,6:40繼續往北橫前進。



因為今天是冷鋒報到,雖然已經雨過天晴,但四周溫度仍低,
騎進北橫主線後好不容易才漸漸有熱身的感覺。

為了要越嶺,我們都用巧克力胎,摩擦力大,因此騎來倍感辛苦,但為了明天可以安全的騎在濕滑的古道上,還是得硬著頭皮踩下去了。



到了北橫、角板山岔路,突然想到或許該進去角板山,畢竟角板山是以前平地進入泰雅族領域一個極為重要關口,應該會有些東西可以看看。

一進角板山,就被路旁可愛的泰雅壁畫吸引,看到這些有趣的畫,我們不禁樂的哈哈大笑。






果然不出所料,這裡有個泰雅文化館,只可惜我們來得太早尚未開放,
不過我們算是有備而來,功課已經做足,因此沒打算等到開門,畢竟後面有大行程等著我們去完成。




隨意地晃了一會,意外地走到一條巷內,這條巷子名為「時光廊道」,路旁掛滿角板山自日治時代到近代的老照片,還有詳細的文字解說,一看就是好東西。由於時間有限,因此先大略看過後,一一以相機拍下紀錄,等回家後再來慢慢研讀啦!




到角板山公園看了會盛開的梅花後,準備回到北橫繼續我們的旅途囉~



鋒面剛過的天氣非常棒,空氣乾淨陽光閃耀,在滾滾雲瀑陪襯下已經可以看復興橋、羅浮橫跨大漢溪上。不過今天不走這兩條橋,而是要岔由小烏來(註),先去造訪這趟第一個泰雅部落-義興部落,然後取道義興吊橋回到北橫。

註:

小烏來,位於復興鄉北橫霞雲坪到復興橋東側山區。在泰雅族的母語中,烏來代表的就是溫暖泉水的意思,故泰雅族的稱呼中,所有的溫泉都叫做烏來「Ulay」。



剛轉入往小烏來的桃115道路,就被兩旁黃澄的楓香構成的楓林大道所吸引。
雖然已經是一月,但這時的楓香顏色正美,陽光透過葉間灑落的溫暖,搭著壓過路上落葉的窸窣聲,似乎告訴我這樣的規劃是可以看到這裡最美一面。




心念一動,回頭往羅浮橋看去,果然.......

「原來,羅浮橋還有這番動人的角度可以欣賞,北橫不知騎過多少回了,以前萬萬沒想到啊!」忍不住停下來跟阿標分享我這時的感覺。





我們順著桃115騎在大漢溪右岸,彷彿是發現新大陸,
不時地轉頭欣賞溪底溪岸美麗風光。




由於這裡的view實在太令人心動,特地在小烏來瀑布觀瀑平台停下來再度好好欣賞一番。
在觀景台看到時間已經快十點,我們六點在三峽,四個小時才騎到這裡似乎是慢了些,不過看到眼前美景又不想錯過,心裡開始為後面的一大段路程傷起腦筋了。

不過既然進來了,還是要仔細的走一遭才好。



進入義興部落,這部落不大,以往都是途經北橫時由外面望進來,第一次騎進部落很新鮮。部落裡小路錯雜而且都很陡,我們繞了一圈後才切回大路往義興吊橋方向前進。

往義興吊橋是順著「小烏來天空步道」指標走,經過小烏來收費停車場後約兩公里爬坡,
就會看到右側下切的小徑,路口有指標不算難找,只是那段路坡度不算低,因此又耗掉不少時間。我們抵達吊橋處已經是十點半了。



 小烏來宇內橋下小瀑布


往義興吊橋途中回望義興部落




對面是北橫公路



往吊橋有指標,下切後是一條極陡的水泥路。




義興吊橋是電影「賽德克.巴萊」中主要場景之一,除了吊橋本身,
橋下台地當時也有搭建賽德克族房舍,不過現在已經又是一片荒蕪,看不出當時的痕跡了。

雖然不曾到小烏來天空步道,但我可以確定還是這裡比較有樂趣,
至少,單車可以大喇喇地騎過吊橋,享受搖搖晃晃中騎車的刺激啊!




回到北橫小繞一下羅馬公路上的樂信瓦旦紀念公園(註),
開始認真趕路了,再不努點,恐怕還沒騎到上巴陵就已經天黑了,加油!


註:

樂信.瓦旦(1899-1954),泰雅族賽考列克群人,漢名為林瑞昌。

樂信.瓦旦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當選第一屆台灣省參議員,於白色恐怖期間被捕入獄,1954年被處決。他對原住民居住地區推展醫療貢獻極大,也常居於日本人與族人之間協調,是原住民主要意見領袖之一。羅馬公路復興鄉端的樂信瓦旦紀念公園即是紀念這位已故的泰雅族菁英。(改寫自維基百科


雖然北橫已經騎過多回,但今天光線非常,因此騎起來非常舒服。
不過在趕路途中,發覺向來體力充沛的阿標速度似乎起不來,心想或許是因為2.1的巧克力胎太重拖,因此無法像平時一樣的流暢。



到了另一個預定要上去拜訪得比亞外部落時,比較晚到的阿標停下來說:

「Eddie,我的膝蓋有些不舒服,這裡我不上去,你自己先上去,我在底下休息一下,應該不礙事才對!」

這時心裡有些不祥之感,因為以前的經驗,若是騎車發覺膝蓋不舒服,短時間休息絕對無法復原,一定得休息好幾天,甚至還要去看醫生。如今已經騎到這邊,萬一阿標無法再繼續,我得有些應變對策才對。

「好,你不要勉強,我自己先上去,等等下來再來看看能不能繼續騎。」



進入比亞外部落,雖然心裡對於阿標是否能夠繼續前進抱著悲觀的想法,
但仍然被這個美麗小部落深深吸引,看著這些平時根本不可能騎上來,
更不可能發覺的美景時,不知覺得腳步慢了下來,心裡已經有了新的想法。



離開比亞外部落回到北橫上,阿標的膝蓋果然還是不舒服,直說「不好意思!」,看他很自責,我說:

「沒關係啦,現在已經是12點半了,若是要趕在天黑前到上巴陵而且還要去卡拉部落,再來的高義蘭部落和下蘇樂通通不能去。」

「但這樣不是我想走的方式,因此我決定今天不去越嶺了,你在這裡多休息一會然後回頭,我再往前到高義蘭部落後也會掉頭。」

「反正山隨時都在,要越嶺下次再來就行啦!」

在這裡確定這趟不攻上巴陵,心中趕時間的負擔頓時消失,心情反而輕鬆了起來。跟阿標告別後,再度踩上踏板,準備前往另一個部落-高義蘭。


站在北橫往高義蘭入口,心想,高義蘭是一段三公里多的大爬坡 ,
如果今天要到上巴陵,為了節省時間這段路勢必放棄,現在決定不去越嶺,
反而有充裕的時間可以慢慢爬上去。

雖然只有一個人,要拍照拍影片比較麻煩(照片中沒有人物較難構圖),但也是有另一種樂趣不是嗎?



往高義蘭的坡度實在不低,幸好有路旁操場中小朋友喊著:「加油!」激勵,
也就漸漸踩上去了。



少了阿標可以入鏡,動點腦筋玩玩自拍吧!




連續爬坡中時間漸逝,午後的陽光不時被山遮住,
這時冷風一吹,汗水頓時變成冰的,真是難搞的一段路啊!




由北橫岔路口花了快四十分鐘才攻到部落,沒想到這部落超大,
後面(更高處)還有中部落、上部落,雖然腳很酸,但已經都騎到這裡了,繼續吧.........





進入部落,雖然路還是很陡(甚至更陡),氣溫也隨著風速的增加而更低,
但是乾淨整潔的部落,不禁有進入世外桃源的感覺,
今天因阿標腳傷放棄越嶺而專心騎到這裡,讓我頗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感受耶!




天啊,這不就是仙境嗎?!



站在部落高處的教堂旁往對山看去,
原本今天要去造訪的上巴陵卡拉部落恰好在對面,看起來高度也已經相差無幾,
隱約還可以看到卡拉部落裡造型特別的船型教會,好令人心動。

「沒關係,來日方長,下回我就要騎上去那邊啦!」在這裡看著對面的部落,默默的許著願望。

這時已經快三點,陽光更斜了些,溫度也降得更快了,實在有些抵擋不住因大風吹襲造成的失溫,看看能不能在部落裡找點熱食補充一下,否則要騎回台北怕熱量會不足。







幸好部落路旁有家雜貨店有開,親切熱心並健談的老闆娘幫忙煮了開水,讓我終於可以吃碗熱呼呼的泡麵,簡直快喜極而泣了。吃飽後,和她打探這帶部落的狀況,除了很意外的她和我有共同認識的朋友外(也是泰雅族朋友),她也很自豪的說:

「其實我們部落很漂亮,絕對不輸巴陵,你們可以等櫻花開的時候再騎過來,我雜貨店前這株櫻花是每位遊客一定會停下來拍照的喔!」

的確,就我騎過北部那麼多泰雅部落,這裡的景色真的非常出眾,而且很明顯部落裡的住民很努力地的在維護環境,以後有機會一定還要專程來騎來這裡。看到時間已經是三點半,再聊下去恐怕要夜騎北橫了,因此和老闆娘道別,開始踏上返家的路途。





離開高義蘭開始拼命往回騎,終於在夜幕低垂前趕回到三峽。

在街上一家麵攤點了碗熱湯麵補充熱量,與阿標連絡上,得知他已經安全的即將到家,除鬆了一口氣,心裡也開始計畫著下次要進巴福的策略。今天除因阿標腳傷中止,其實有幾個值得檢討的地方:

  1. 巧克力胎長距離騎柏油路影響不少時間。
  2. 冬季日照時間短,日間可騎時間短,且溫度低需要帶較多衣物,重量較高。
  3. 拜訪沿途部落雖然增加距離不多,但每個都需花至少半小時以上,累積起來影響不小。

有了上述的心得,回到家除了趕快跟她分享今天的收穫外,也跟Toby說:

「下一次再出發,妳一定得加入。」我繼續說:

「因為阿標的腳一定要休息,短期間不能再邀他,而且,我已經將路線重新規劃好了!」

「那就是等到入春日照時間長一些、溫度暖和一些時,我們改用防刺胎再跑一次;第一天專心攻北橫拚到上巴陵,用防刺胎效率高,加上途中不去其他部落,騎到上巴陵時間一定夠去卡拉部落。而第二天盡早出發,有更充裕的時間後,巴福古道我們不騎改用牽的,沒有妳最怕的下坡騎車後,這樣用防刺胎就不會有安全上的疑慮,巴福越嶺就不是問題了。」

經過幾番的溝通說明,她漸漸的也開始期待春天到來,準備一同去探索這條我念念不忘的夢幻路線了......


以下是這次由中和騎到高義蘭部落的影片紀錄,
這回雖然沒有成功越嶺,卻拍到許多很棒的鏡頭喔:




待續...........


Part 1 上巴陵下福山,巴福古道走騎繞一回(前傳)
Part 2 上巴陵下福山,巴福古道走騎繞一回 Day 1
Part 3 上巴陵下福山,巴福古道走騎繞一回 Day 2




0 意見及回應:

張貼留言

有路線疑惑其他事項請留言, 我會盡速回應.
也歡迎討論路線規劃相關分享, 讓我更可以加強blog內容!

7天人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