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3日

夏騎舊蘇花,兩鐵輕旅行《台灣.用騎的最美》


印象中蘇花已經騎過許多次,不管是專程還是環島路過,雖然我們都知道蘇花沿途海景絕壁令人驚豔,但遊覽車、貨車、砂石車由身旁呼嘯而過的經驗,讓我們對這條深具歷史意義的道路又愛又怕。

當然,上述的驚險是來自於尚未有蘇花改時的印象,而蘇花改全線通車後為了想再去看看是否不會像以前那樣可怕,因此安排過兩次蘇花行程,卻都因天候問題而取消或中途終止。

2022年3月30日

花東兩鐵單車無菜單旅行:吉野、豐田、林田神社遺址,關山、鹿野秘境,東富公路越嶺


即將入冬了,加上疫情趨緩,之前騎了一次兩天一夜的雪山山脈雙越嶺後,我們想趁變冷前再安排一次過夜行程,而這次想去的是東部,至於去哪倒是沒有一定。

會想去東部,主要是九月有到花蓮拍影片,那次的「大叔的輕旅行夢」,是觀光局自行車路線推廣影片,長度雖然只有1分鐘,但實際上是由早上六點拍到下午五點半(影片不是我拍,這次我是影中人),扣除中午吃便當以及景點間移動,影片中每個畫面大約都拍了5~10次 (空拍除外),所以那天很操。


很操不打緊,最重要的是根本沒有多餘時間可以在花蓮騎點車,所以這回決定拉著Toby再跑一次花蓮,來彌補上次沒真的騎到車的缺憾。

2022年3月25日

「這路線電輔車可以騎嗎?」

 「你們路線都很棒,不過都要爬坡,所以我可能得買電輔車才能跟著你們去騎。」

有次跟朋友聊到台灣多山,有許多很棒的單車路線,他聽了之後很想試試,因此有上面這這樣的說法。我為了怕他搞錯方向,花了一些時間解釋電輔車雖能解決體力不足的問題,但控制及騎行經驗仍要按步就班來養成,才能順利平安的騎遊台灣(這邊指的是山區)。

其實電輔車興起後已經在社群互動中遇到不少朋友有這樣的想法,也常會提問,例如約騎時會有車友問:

「這路線電輔車可以騎嗎?」

我都總得先了解對方是否有騎行山路的經驗才能進一步的討論。

最近有個周六去騎陽金2P(風櫃嘴+小油坑),在風櫃嘴過了一個髮夾彎,爬坡中有兩台單車迎面滑下來,都有點速度。這兩台一男一女,男生是公路車、女生騎電輔車,女生看起來比較沒有經驗,因為把手握得很緊並騎得較靠中線,男生則應該是是她先生(都有一定年紀了),就跟在後面。

這時剛好有輛汽車由我們後方過彎,正好迎向他們,騎靠中線女生很生硬的往路邊靠,然後大喊了一聲說:

「哎呀,好可怕,嚇死我了!」

這一幕我和Toby看在眼裡也都捏把冷汗,因為風櫃嘴這邊有經有不少次單車客與汽車發生碰撞事件,媒體也曾報導過。不過,我們一致認為,這次被嚇死的應該是汽車上的駕駛。

由於對於一幕非常有感受,因此把騎山路時上下坡技巧與體力之間的關係,以及新手與經常上山騎車車友的差別以簡圖做個整理,未來遇到相同問題時可以隨時拿來運用及討論。

相信大家也應該有遇到類似問題,因此也在此分享。


參考圖一上,我們可以看出騎車是體力與經驗技巧兼具的運動。

2022年3月16日

三峽、大溪環線,探歷史訪茶路-淡水河主題騎遊系列三

三井物產株式會社舊倉庫

三井財閥在台灣

在探查新店溪流域輕便鐵道軌跡時,參考的書本上讀到提出興建龜山水力發電所計畫的土倉龍次郎所經營新店溪上游的林業事業,因財務問題被「三井合名會社」併購,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日治時期有所謂的「三井」財閥。

後來在其他書籍或相關資料,多次看到「三井」這個組織的紀錄,之後才漸漸了解三井是日本財閥,日本統治台灣期間,運用它良好的政商關係在台灣經營了砂糖、稻米、樟腦、茶葉、煤炭等事業,擁有極為龐大的政經實力,三井財閥在台灣經營農業,例如茶的經營在不同年代有三井合名會社、日東拓殖農林會社、、三井農林株式會社的組織名稱,銷售的部份則委託給三井物產行銷至全世界(三井財閥與日據時期臺灣之關係,關口剛司,2003)。

以之前的新店溪流域探索為例,三井向總督府取得新店溪流域林野地租賃權力的同時,總督府也透過隘勇線推進,將原住民勢力推往深山或是強力管控來保障開發者安全;三井在此除了採樟腦、伐木、植林外,也種植茶葉並產茶,再透過輕便鐵道或水運將這些物資運出獲利。

而這樣的模式不僅是新店溪流域如此,其實全台灣靠近山區幾乎都是相同的運作模式,尤其是北台灣;因為北台灣淺山有極具經濟價值的樟樹,更不用說還有林木、礦產了,因此隘勇線推進加上財閥資本介入,是日本殖民政府開發台灣山林資源最重要的手段。

2022年3月14日

淺探新店溪、南勢溪輕便鐵道軌跡-淡水河主題騎遊系列二



現今已正名為德拉楠的烏來福山部落,是台北車友經常造訪的路線,因此我們也不例外地經常來造訪。不過早年剛開始騎車時熱衷於登山車越嶺,進到烏來在老街那邊就大多轉往桶後林道以及桶後越嶺古道,福山這邊反而比較少進來。

由於往桶後這邊有林務局大量的植林,也有不少伐木時代留下的遺跡,也有西坑林道、內洞林道,更不用說往瀑布的觀光台車道以前也是作為伐木使用,因此對於林業在烏來的過往還是有些基本的認知。

後來桶後越嶺古道在蘇迪勒颱風侵台時嚴重坍損,原本的登山車換上巧克力胎的機會變得非常的少,所以有到烏來就大多騎往福山。且因為曾經歷了2013年起的全台部落騎訪,對於原住民族有較多的認識,因此我們對屬於泰雅族的福山部落多了一份親切感,騎到福山常與當地的原住民聊天。

有次在部落裡一家雜貨店買飲料喝,和雜貨店的原住民媽媽聊起部落以前的生活,談到烏來台車道以及她家旁邊的巴福越嶺古道時,她說:

「以前山上砍下來的木材要用台車送出去,我家前面以前就是台車道。」

2022年3月10日

基隆河溯源-淡水河主題騎遊系列一


「從一開始的茶路探索,繼而注意到採煤」

記得在2018年進行探查坪林自行車路線案時,雖然那時調查的是坪林,但以自行車路線角度看,若要夠全面不能只看坪林轄內,而是得考慮各種類型車友的走法。若是如此台北往坪林單車路線會經過的石碇就非常重要,因此有上圖書館借閱石碇鄉志來做較廣泛的了解,在那時得知石碇老街的發展除了是茶的集散地之外,也與採煤相關。

2021年12月20日

2022「台灣 ‧ 用騎的最美」桌曆收支明細說明

 

感謝車友支持與參與,今年「台灣 ‧ 用騎的最美」單車桌曆銷售圓滿結束,本次共印600組,實際銷售數量為610本(含印刷廠多印),銷售金額為122,000元,加上額外捐款5,800 (註) 及郵資收入並扣除印刷、包裝、寄送等費用,結餘款為新台幣 57,122元。

年度人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