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8日

魯凱,霧台,雲豹。 Day 2

昨天經由谷川大橋依著山勢平順的騎往霧台,而今天改由神山下切到河谷,
循著部落裡朋友指引,我們再度回到谷川大橋,但卻是以另一種讓人難以忘懷的視角在碎石跳動中細細賞味著。
-------------------------------------------------------------------------------------------------


Day 2









經過一夜好眠,清晨張開眼立刻打開窗簾,
發覺今日的天氣一樣是萬里無雲,雖然有些霧靄,但能見到陽光已經是非常滿足了。

在準備行李時,聽到由朋友載上山的玉樹兄已經抵達,
很快地整理好後,下樓和他碰面,嘰嘰喳喳地聊起今天預計的行程,
以及昨日所聽得的見聞。



陳老師準備了早餐加上玉樹帶來的屏東特有的燒餅,幾個人改成到二樓邊吃邊聊。

玉樹後方即是我們住的房間,旁邊是衛浴,看得出在早餐這位置會有一般遊客在此吃愛玉,
難怪他們會擔心有遊客入住會受到干擾。




吃完早餐下樓看到昨夜聽到的巴大哥的收藏-一個日治時期的櫃子,
櫃子旁有『高雄州』及『警』印記,這可能跟他以前的是警察的職業有關吧!



已經天亮,這根傳說中沒有因砲擊而焚毀的石板屋樑柱看得更清楚了,
看見的是有明顯歲月痕跡,看不見的是我們昨夜有幸聽得它背後的故事。




巴大哥看到我們已經吃完早餐,
熱心地過來跟我們解說有關他們自己種的愛玉和咖啡。

或許咖啡經常喝,也常常在各樣的媒體、文章中知道咖啡種植的細節,
因此我對於咖啡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倒是喜愛黑咖啡的Toby很有興致),
但是愛玉為何可以洗出晶瑩剔透的果凍,背後竟然是大自然物種非常奧妙的故事,
這點可就引起我莫大的好奇,回家後還特地上網查個清楚。

由於三言兩語不易解釋愛玉如何授粉結果(這過程非常重要,也是洗出愛玉凍的關鍵),有興趣的車友可以參考以下連結的說明,看過之後可以更了解為何當下我們會那麼的驚訝:

http://voicefriend.blisswisdom.org/Tfr/tfr_74/tfr_74_14.htm

已經知道愛玉祕密的朋友,可別太笑我孤陋寡聞,
真的不知原來愛玉是如此的生長與結果,實在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啊!




在民宿聽完解說,又跟著巴大哥走到附近他栽植愛玉及咖啡的田裡參觀,
這時完全搞清楚愛玉栽植其實需要在沒有農藥的環境,才知道農政單位會力推山裡培植愛玉是頗有道理的。

逛完愛玉田,巴大哥接著開車帶我們去一個瞭望台,要讓我們實際看看溪谷下是否可以通過。





眺望臺旁往下探去,對面的新舊佳暮部落非常清楚(更上方的德文部落也是),
隘寮北溪溪谷以前有座橋已經被大水沖走,但看得出底下有便橋,車輪壓過的痕跡除了延伸到接往上方產業道路,更令人興奮的,是便道在溪谷中一直往下游拉出去,也就是說溪谷中有便道,而且玉樹和巴大哥都很肯定可以通到谷川大橋。

在這裡想到昨夜巴大哥說他曾經聽長輩提到霧台抗日時期,因為部落決定要撤離到佳暮,
各家將貴重物品藏到懸崖下山洞中,他曾特地去買器材繩索人吊下去找,結果真的有找到陶器碎片,我問他那些貴重的物品呢?他說:

「可能是後來事件結束,各家已經在把東西找回來吧!」



親眼看過溪底的狀況也看見附近懸崖的驚險,除了敬佩他冒險的精神外,也確定再來要變更路線,把原本拜訪完舊佳暮後要沿對面屏38鄉道回去的計畫,改成走溪底便道;既然有這麼棒的季節限定版路線,沒有走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因此新的路線圖如下:


虛線是原本要走的屏38鄉道,改成由橘色的溪谷便道接谷川大橋。

確定好新的走法,這時陽光已經照入部落大半,四周空氣漸漸暖了起來,
我們尚不急著下山,因為神山部落尚未好好走一走呢!





位於神山愛玉正對面據說是巫婆的家,由於巫術已經沒有人傳承,房子也漸漸頹圮了。



逛著部落內的巷道,看到這些繽紛的雕畫真是令人讚嘆不已,
是不是魯凱族人每位都是雕刻家啊?!



好天氣好光線,當然一定也是騎車的好時機。




來個在藍天下以單車騎過神山部落的意象吧!




逛過神山整理好單車,該是向巴大哥、陳老師告別了,
等過陣子霧台熱潮稍退,一定會再來挖更多寶礦來充實我們的單車旅程喔!






由神山下切往河谷的道路因在整修,柏油路面已經刨除,
我們三人騎登山車最適合不過,未來舖上柏油後或許就少了些許蹦蹦跳跳的樂趣了。

早晨光線正好,因此持續的陡下坡中還是拍了不少照片和影片,
當靠近溪谷,坡度逐漸緩了起來,出現了許多部落下來開墾的農田。





經由玉樹解說才知道這是紅藜米,紅藜和香草是霧台很特別的作物,
先不論它的食用用途,光是整片大紅就非常引人注目了。



哇,下到底遇到一大段崩壞還在維修的路段,
看來這段汽車已經無法再進來了,騎單車來的好處就扛一下就能輕鬆通過啦!





先小玩一下,等爬上新舊佳暮部落後等等再專心來走這段囉~




越過溪床邊橋進入一長段碎石路,最後終於接上鄉道,
騎了一會,看見當時因霧台抗日受到砲轟,霧台魯凱族人避居而成的舊佳暮部落就在前方。



往右看去,下方是剛剛騎過的隘寮北溪溪谷,
對面彷彿是仙境的平台即是神山部落,後方更高處就是霧台部落。

換個角度看著昨日騎過的地方,的確有不同的感動,
真的好喜歡這個視角,今天來對啦!




一進舊佳暮部落,馬上在一家門前下看見一個刻著有關日治時期高砂義勇對字樣的石板;
昨夜巴大哥說完門前那根門樑故事後,聊了些其他的部落軼事,後來又繞回有關日治時期的話題,他說:

「在日本時代,父親參加義勇軍(指高砂義勇軍),會寫信回來說他到哪個島,後來,很幸運地活著回來。」

今天騎到霧台抗日時部分霧台魯凱族人因避難而移住的舊佳暮部落(因八八風災現大多數居民已經撤離),看到這石板,突然有個很深刻的感覺,那就是由昨日至今,我們不只是騎車,而且是進入一段跨時空的旅程。




幾無人煙的舊佳暮部落,留下的是逐漸斑駁之痕跡。



原路折返往新佳暮部落,會到新佳暮部落,
最主要聽巴大哥說在部落旁小山丘上,他曾見過小矮人(註)留下的建築殘跡,
要我們也可以來看看還在不在,以他所說有關這裡的故事每個都是真實而非傳說(是傳說的他都去證實過),因此我們當然也要來瞧瞧。




可惜,小山丘上已經被開墾,而且也設了鐵門上鎖無法進入,只能抬頭看往山丘,憑著想像那些低矮的建築遺跡中,曾有傳說中的矮人生活在此。


註:

臺灣島上曾經有小矮人居住過的傳說。小矮人的傳說很多,不只是世世代代口傳流存,也屢次出現於各年代的史冊和日本文獻。相傳,山區與海岸森林地帶,曾有一群小矮人居住,他們身高大約3、4尺,臂力很強,行動敏捷如猿猴,善用弓箭行獵於森林、草叢間。

全文請參考:

矮人傳說
http://210.240.134.48/citing_content.asp?id=1541&keyword=%A5%DB%ACW





「射日,攝日。」


無法一睹小矮人遺跡,幸好新佳暮這個射日傳說雕像彌補了我的遺憾(這應是為射日的意象,若有誤請指正),這時的陽光角度恰好讓我可以拍下這樣的意象。

在Facebook上有車友也想試試同樣的角度,曾經留言問確定的時間及地點,
我把資料也留在這裡分享給車友:

拍攝時間 2014 1/19 11:45 AM
拍攝地點 http://goo.gl/maps/KiJ54 (新佳暮部落)



這是雕像順光角度的樣子。





由神山下切到佳暮部落恰好是光線最佳的時段,因此這段路拍得的影片很能傳達當下的感覺,以下就是現場拍回的紀錄:





-----------------------------------------------------------------

觀賞完影片,開始要進入非原本預定路線的溪谷便道,
至於好不好走是否能通,甚或是景觀優不優,一切都要等進去後才知道,



走,將避震器鎖定放開,跨上單車出發吧!!






哈,光是這段碎石下坡就很過癮啦!





哇.................

這裡會不會太爽啦!好壯觀喔~

在超乎意料的壯觀峽谷中,很難相信原來神山部落下方竟然有這麼棒的便道,
我們驚喜得差點說不出話,但也開心到合不攏嘴,哈哈!



為了要修路在乾季設的便道,讓我們有機會一睹由隘寮北溪溪谷兩側高聳山壁。



由閃閃發亮且平滑的岩壁,可以了解為何這裡有那麼多的石板屋,
因為在怎樣就地取材是生存的基本道理,讀了不少書籍資料介紹石板屋,
一進到溪底馬上就有一種恍然大悟的快樂。

這句「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或許我也可以說成「查遍google不如騎入部落」啦!





溪底便道超乎想像的平暢,事實上里程比爬山路還快;
當然,這樣的路線不僅是季節限定也是車種限定,因此要進來還是得靠些運氣。

這趟有玉樹兄帶路加上巴大哥指點,才能安心地由便道接上谷川大橋,
準備爬往三德管制站,正式離開霧台,也是離開魯凱族的領域。

以下即是整個北隘寮溪溪底便道所拍攝的影片,由於是碎石路,因此影片跳動會較大,較容易暈的車友儘量不要以全螢幕觀看喔:





------------------------------------------------------------------------------------------













離開便道後,經過一段陡坡接上屏38鄉道,馬上就接回台24,
爬著坡時,也剛好是以不同角度欣賞谷川大橋。



回程原本玉樹兄要帶我們去瑪家的禮納里(Rinari)部落走走,
我邊騎邊想,這兩天其實已經收穫滿滿,整個腦海中盤踞著影像、故事都已經快溢出來,
實在無法再容入更多的影像,而且繞去禮納里,依我的個性又會貪婪的多看些東西,
勢必會有趕不到火車的風險,因此我跟玉樹說:

「這趟我已經夠爽了,禮納里留到下一次吧,我們直接騎回屏東市如何?」



玉樹欣然同意我的建議,三個人越過三德管制站高點滑進屏東平原後,
在逆風中以輪車的方式很快地推進到市區,下午三點抵達一家屏東人氣很旺的咖啡廳(Eske Place Coffee House)坐下來聊著。

一直到火車要開前一個多小時,才前往週五入住的旅館取回攜車袋,跟玉樹告別後搭上車。

上了車,原本以三段式買的回程火車票對我們的不便已經沒了感覺,因為在車上兩個人一直回味這趟又是藝術又是刺激的魯凱、霧台之旅,連屬於無座的台中-新竹段,也是在邊站邊聊中度過,最後,終於在深夜11點順利的回到台北,正式結束這趟單車旅程。






全文完。

-----------------------------------------------------------------------------------------------------------

魯凱,霧台,雲豹。 Day 1



0 意見及回應:

張貼留言

有路線疑惑其他事項請留言, 我會盡速回應.
也歡迎討論路線規劃相關分享, 讓我更可以加強blog內容!

7天人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