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9日

南安八通關,南橫東段沿山行 (完)

夏日的陽光開始熾熱.......
騎單車的我們等待風起,搭熱氣球的遊客等著風停,鹿野高台上飄著兩樣情。

-------------------------------------------



清晨不到五點半,離開民宿騎往鹿野高台熱氣球活動場地。
由於高台高度較高,雖然比昨天提早十分鐘出發,但太陽比我們起得早,還沒來得及抵達,陽光已經將高台照耀得一片明亮。

這時的鹿野高台完全不像是清晨五點多,馬路上不時有大量的汽車飛馳而過,
心裡出現一個問題,我們這麼早是因為騎車怕熱又想要看日出,但是看熱氣球為何要拚這麼早?




先不管那麼多了,當靠近縱谷側,果然日出時刻縱谷上空的雲層好讓人驚豔,
只是看見滿坑滿谷的車子後,讓兩天來都是騎在路上幾無人車的我們不太習慣,

也使得都市生活模式隱隱啟動,有種想到要找停車位"停車"的衝動。

當然,回神後看見到處是人,趕緊下車改用牽的,
昨天有先來過的阿諾,引導我們進入高台大草原最高處邊緣.........




哇......好多人好多熱氣球喔!

原來大家拚一大早,是因為熱氣球受風影響大(註),會選在清晨及傍晚風小的時施展,想要一睹滿天五顏六色的熱氣球,或是想體驗飛行空中觀賞縱谷風光,就是要一大早就來報到。


註:

熱氣球體積大,極易受風影響,而白天氣流旺盛容昜形成亂流,又熱氣球是以噴火器加溫來提供上飄的浮力,有高溫危險,因此適合在氣流相對穩定的清晨及傍晚施展。

摘寫自2014台灣熱氣球嘉年華網站
http://balloontaiwan.taitung.gov.tw/qa.asp






活動主持人賣力的熱場聲中,連續三個熱氣球升空,
我們雖然來不及看到日出,卻趕上了看到熱氣球升空,可以算是非常意外的驚喜啊!



對於環球中的佳誠而言,這也是個很難得的經驗,
因此也透過facebook將畫面分享給關心他的朋友。



這時底下非常熱鬧,好幾個熱氣球等著升空,不過因為已經有些起風,一直沒有放飛。
而我是心繫遠方山邊的桃源、紅葉部落,那邊海拔不高,而且三面環山氣流不通暢,若是晚出發會非常悶熱。

因此跟Toby、佳誠提醒該出發了,而阿諾兄自己另外有行程,相約下午回台北的火車上再碰面,三個人開始準備下山往延平鄉的兩個部落,不過前往之前,在會經過的龍田村先吃個早餐。



夏日的陽光開始熾熱.......

騎單車的我們等待風起,搭熱氣球的遊客等著風停,鹿野高台上飄著兩樣情。






晴空下的鹿野龍田村美的讓人差點睜不開眼,
要不是現在是夏季,真的好想躺在綠色隧道下補個眠。

在村裡找到一家早餐店吃過早餐,
開始往山的方向,也就是往延平鄉桃源部落、紅葉部落前進。



延平鄉的桃源部落(桃源村,也是鄉公所所在地)多年前曾經騎過,由鹿野龍田村往山裡直走就是了,但那次是相反方向,而且當時對於桃源部落印象很淺。後來才知道它跟紅葉部落都是布農部落,與需由鹿野跨過卑南溪到海岸山脈側的鸞山部落等,都是由中央山脈間的內本鹿(註)被日本人集體強迫遷移下來的。



內本鹿事件

日治時期,日本政府收服台灣大部分布農族領域的的原住民後,逐步將位於台東深山卑南溪上游內本鹿地區布農族人遷至低海拔地區以便於管理,不過遷到新居地後不幸發生瘟疫,死去許多族人,有些族人認為是因遷村遭受惡靈懲罰,於是決定遷回內本鹿。

為抗拒日本人不蠻橫的對待,以布農族人Haisul為首,帶領族人進攻日人的駐在所,斬斷日人聯絡交通的吊橋逃往山上,之後遭到日方追擊圍捕而處死,事件平息後,內本鹿地區的族人全部被強迫遷至山下,也就是現今的台東延平鄉鸞山、桃源等部落。



由於延平鄉是山地鄉,鸞山部落雖是遠在海岸山脈側,但因與靠中央山脈側的幾個部落都是布農族,也且都是早期由山上遷下來,部落間關係非常密切,行政區上仍劃為延平鄉,因此在地圖上延平鄉看起來非常特別,右側突出的一圈即是同屬布農族的鸞山部落。




對桃源部落有了認識,這次再來完全可以理解,
為何它會完全迴異於距離不遠的鹿野龍田村及高台,呈現的是很典型的東部布農部落樣貌-乾淨、寧靜、質樸。

騎到部落裡,享受了另一種風貌,對於早上看見熱鬧的熱氣球秀,似乎已經離我們很遠了。





在村裡逛了一大圈,下滑到跨過卑南溪支流的鹿野溪,在已經熱爆而毫無遮蔭下開始一段有點距離的爬坡,
還沒中暑前,終於騎抵少棒的故鄉紅葉部落。





紅葉部落範圍不小,沿著道路分為幾個聚落,由桃源部落方向過來先到的是基督長老教會所在的社區,今天是周日,教會裡正唱著詩歌做禮拜。

教會外面有許多部落裡的布農教友,看到我上來(Toby和佳誠直接往紅葉國小騎去),除了加油外,建議我離開紅葉部落時,由一條岔路沿鹿野溪上游往上爬,會有一段很不錯的攔沙壩風景。有了這個寶貴的建議,很開心的跟他們道別後,才繼續前往相距不遠的紅葉國小。



在紅葉國小與Toby和佳誠會合後,躲到樹蔭下看著少棒隊同學正在豔陽下辛苦練球。和在一旁督陣的教練閒聊,才知道這些來自各地的同學都是住校,即使今天是周日,也是要練球好幾個鐘頭。

早年,由延平鄉紅葉村布農族小朋友組成的一支紅葉少棒隊,自1965年至1968年間,征戰台灣各地獲得無數冠軍,紅葉少棒的傳奇後來被譽為台灣少棒的故鄉。

而若追溯紅葉國小的歷史,可以知道這學校早在1928年的日治時期由教育所一直迄今;若是以布農族的歷史來看,學校應該是當初部落族人被日本人強迫遷至此處後而設立,這也恰好是以另一個角度來了解這帶的布農族遷移史。



離開紅葉部落要下山往鹿野之前,記起教會前部落朋友說的岔路,
轉進來後,果然沿著溪谷往上走,有攔砂壩和一座跨越溪谷的拱橋,景色非常壯麗。


騎到拱橋上停了一會,當我往上游山區看去,
神往著山的那一邊應該大約是高雄茂林或南橫西段,想著下次應該要安排行程一探。

回到台北後,才知道這個方向看過去其實就是內本鹿,
由紅葉部落的延平林道可以接到內本鹿古道入山,
前面所提到的桃源部落、紅葉部落、鸞山部落等都是由裡面所遷移下來的。






離開山區進入往鹿野的台9線,原本有考慮要到海岸山脈側的鸞山部落,
但這時已經颳起不小的南風,卑南溪、卑南溪溪床颳起陣陣風砂,甚至是小型龍捲風。

由於鸞山部那頭看起來已被風沙遮蔽,而且這時氣溫非常高,
因此決定不前往,這次的行程到此為止,直接到鹿野街上提早午餐,
找地方躲太陽,等搭下午回台北的火車。





燥熱的天氣下太早到鹿野沒有意義,在路旁看見有賣新鮮的鳳梨,當然要停下來好好的享受一番,
除了現吃,還多買一大包放到背包,留著下午當成搭六個多小時火車的清涼點心。




接近正午風越來越大,南風陣陣不停歇,讓田裡千萬株稻穗將風的形狀呈現出多重層次。



來到鹿野街上,我們躲進唯一的一家7-11吃午餐吹冷氣,
等到離開車前約一個小時,才轉到車站裡等候。




快四點上了車,結果週五由台北南下的車友已經大部分又出現,
而且在途中好友Gavin和Rita伉儷竟然也上車,令我們非常的意外與驚喜。

而另外兩節兩鐵車廂裡的車友,大家互相也都有相識,
因此一時之間大家在三個車廂中戶串門子,使得這班車成為裝載著滿滿單車歡笑的列車!




火車抵達玉里,佳誠與大家一個個相互擁抱後下車,繼續完成他單車環球的壯舉.......

他離開後,騎了三天車大家也累了,隨著晃動的車廂逐漸進入夢鄉。

由鹿野出發六個多小時,在深夜返抵家門,終於完成這次終生難忘的八通關越道、南橫東段單車旅程,這次行程除了讓我們對位於東部布農族有更進一步認識,途中認識的新朋友,火車上遇見了老朋友,收穫實在大大的超過原先預期啊!

-----------------------------------------------------

末記

此篇文章完成之際,佳誠已經進入日本國境的琉球,僅此祝福他。

全文完

-----------------------------------------------------
南安八通關,南橫東段沿山行 (一)
南安八通關,南橫東段沿山行 (二)

0 意見及回應:

張貼留言

有路線疑惑其他事項請留言, 我會盡速回應.
也歡迎討論路線規劃相關分享, 讓我更可以加強blog內容!

7天人氣文章